大家好请随便称呼我!!!

是个百分百滴耀厨,最爱老王了(:3[▓▓]

cp观是全天下都喜欢老王!!

除此以外还混FGO跟全职,欢迎找我玩!!

【all耀】七个金主曾想包养他,只有最后一个成功了——2

*warning:曾经有七个人想包养知名牛郎王耀先生,但只有最后一个成功了

*大概是一个大家都爱王耀滴故事

*暂定联五轴三

*第二章仍然主金钱组,老王阿尔弗ooc了我跪地致歉嘤

*对不起因为学业问题更新缓慢,欢迎留言勾搭!!!




“耀哥儿,”他进门前,门口站着的服务员小哥给他提了个醒儿,“客人好像喝醉了。”

就是提醒他小心人耍酒疯的意思。

王耀接受了这份好意,揉了揉人小哥的头,小哥一张脸就涨红了。中国人的魅力,即使是店内的人也做不到完全免疫,为了把持住这棵摇钱树,当年经理可是狠狠压抑了自己,在店内立了三条规矩——第一,禁止办公室恋情;第二,禁止办公室恋情;第三,禁止办公室恋情。

言归正传,王耀一进门,就看到美国人站在沙发上,手里拿了瓶香槟,从酒杯堆成的塔顶开始倒。他看上去确实喝醉了,一双蓝色的眼睛像是蒙了雾,醉醺醺的,有一种迷蒙的光;但他的手却很稳,他放下一瓶酒,又拿起一瓶,斟酒的手势不比任何专业的差。澄黄的酒液一层层下坠,阿尔弗雷德透过这些酒,看到尽头王耀比香槟更醉人的眸子。

“嘿,耀!”他挥了挥手,动作有点东倒西歪。

王耀轻轻“啧”了声,感到不好办了。

我们常认为,一个人既然栽进了另一个人的坑,那他的钱包就永远失去了拉链、或者胶。但阿尔弗雷德显然不属于此列。

王耀是最懂的怎么打开钱包的——尤其是他人的。肥的瘦的、缺爱的自负的、年轻力壮的、年老闷骚的,他都能凭口才与调情的技术让人飘飘然,心甘情愿给钱包换个主人。

但——阿尔弗雷德不在此列。

他好像为王耀昏了头,事实上也正是如此,但他并不慷慨,他的支出与回报自有一套自己的规则,上一次的付出得到了一次握手,这一次的加价就要求一个脸颊吻。如果他真的慷慨了,那一定是在谋求更大的利益。

王耀对这小子有点头疼。

头疼归头疼,阿尔弗雷德点的这座香槟塔是记在他账上的,他当然要摆出职业态度了。他坐在沙发上,没有任何被踩过的、凹陷的痕迹的地方——他有一些轻微的洁癖——阿尔弗雷德就侧躺下来,用一种并不让人不适、但无法挣脱的力道箍住了他的腰。

“你好像瘦了。”他用一种新奇的、又有点委屈的声音说。

“你的错觉。”王耀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
阿尔弗雷德瘪瘪嘴。王耀是一个看上去决不会让人联想到他职业的人,有一种异常淡定的气场,唯有这样贴身触摸,他的手掌才能感受到掌下腰肢的纤细,几乎能触摸到肋骨。

这种纤细的坚硬悄悄戳疼了他。

酒精在一定程度上对阿尔弗雷德造成了影响,并不是说他眼前有三个王耀,感到眩晕,只是说——只是说他有些过于兴奋了,那种兴奋与王耀眼中的光一起,冲垮了他高高垒起的自制力。他的手掌顺着他的腰线向上,攀附在中国人的肩上,他的眼睛在熠熠发光。

“跟我走吧,耀。”因为没有十分的把握,阿尔弗雷德喟叹了一声,但仍势在必得。

王耀也叹了声。

“不。”

评论(10)
热度(97)

© 无独 | Powered by LOFTER